鱼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谢晋遗孀徐大雯吐心声我要给丈夫讨清白《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7:18:18 阅读: 来源:鱼缸厂家

“我不是明星,我没有什么顾虑。我只有一个想法,他诬蔑了我的丈夫,我必须站起来反抗,要澄清这件事情。”——徐大雯

本报讯 2009年8月12日,谢晋遗孀徐大雯诉宋祖德、刘信达名誉侵权案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经过激烈辩论后,徐大雯方不同意庭外和解,此案将择日判决。

徐大雯日前在上海家中接受了媒体专访。这位四川烈女子,陪伴谢晋度过了62年的岁月。正是这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婚姻,让徐大雯在提到谢晋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我太了解他了。”

庭审内幕

被告原告代理律师当庭激辩

2009年8月12日,徐大雯诉宋祖德、刘信达名誉侵权案在上海公开开庭审理。徐大雯因年龄太大,无法出庭,被告宋祖德和刘信达也没有到庭。庭审有包括谢晋家属和媒体在内的200多人旁听。据悉,目前徐大雯对宋家兄弟的诉讼还只是一个民事诉讼,但代理律师富敏荣告诉记者,原告没有排除提起刑事诉讼的可能性。

8月12日,富敏荣当庭出示了丰富的证据,来证明宋家兄弟的名誉侵权事实。其中最重要的证据,是宋祖德和刘信达在网络博客上发表的数篇博文,其中的内容涉嫌侵犯谢晋的名誉权。

宋祖德的博客被黑客攻击过?

网络信息一个重要特点是,内容容易被更改,为了保存当时博客的内容,律师对相关博文内容及时进行了公证。

面对证据,代理律师代表宋家兄弟承认这些公证文件的真实性,但是他们不承认侮辱谢晋的文章是他们亲自所写并上传,坚持称,宋家兄弟不是“实际侵权人”。“IP地址可能被多部电脑共享,宋祖德的博客被黑客攻击过。”当法庭要求被告方提供博客被“黑”的具体时间时,被告律师称由于接手案件时间太短,对此还不大了解。

宋祖德到底说过那些话没有?

要认定宋祖德兄弟是否写了这些侵权文章,并不困难,两人当初四处接受采访,留下不少录音。

2008年10月28日,齐鲁电视台记者对宋祖德进行电话采访,宋祖德明确承认有关谢晋的文章是他自己写的。原告当庭出具一份齐鲁电视台的录像资料,采访宋的记者还出庭作证。另外,宋祖德还接受过《成都商报》的采访,采访录音也被当庭播放,录音中宋祖德说:“我敢用我的人格担保是真的,我写在博客上的都敢负责。”“像谢晋这样的导演,我敢侮辱他,老百姓误认为他是老艺术家,但生活很糜烂,很放纵,喝酒、抽烟、嫖女人。”除了录音证据,原告还提供了6份平面媒体的报道。面对这些录音,宋祖德、刘信达的代理律师,不承认录音中说话的人是被告自己,否认他们说过这些话。代理律师说:“现在技术非常先进,电话录音有被合成的可能。”不过,被告律师并没有提出对录音进行技术鉴定的要求。

此外,原告律师还提供了谢晋病逝地点———浙江上虞国际酒店的24小时监控录像,录像显示,谢晋去世当晚,除了服务员为关脚灯,进入其房间约2分钟外,整夜没有可疑人员进入谢的房间。

丧子之痛击垮谢晋

除去多了一张遗像、一钵香炉,谢晋的书房,没有一丝改变,包括地上胡乱堆着的书、资料、杂物。这是谢晋在家时呆得最多的地方,有时候,研究资料直到天亮。

刚跨进书房的门,徐大雯的眼睛就湿了,但眼泪没有掉下来。“他这个人味道太重了,人走了这么久,味道都还在。”缓了一会儿,她又指着自己的脑袋解释:“是我脑子里的味道太重了,可能房间里已经没有味道了,但味道都在我脑子里,我一进来就闻得到。”

83岁的徐大雯,黑裤、黑色T恤。因为心脏不好,脸色有些白,但动作还是很利落,耳聪目明,不像80多岁的样子。记者原本不愿多提“谢导过世”之类的话语,怕这位老人太过伤心,但徐大雯自己却坦坦荡荡:“谢晋去世的时候……”她后来说“哭没有用,要面对现实。”

在谢晋去世前一个多月,谢家最值得依靠的长子谢衍,因病不幸去世。谢衍的离世,对于谢晋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谢衍走后,谢晋和徐大雯的子女,只剩下一个智障的阿四和一个女儿。“谢衍去世后,谢晋一个星期没睡好觉,我很着急。春晖中学来人接他去参加校庆,我就劝他,去休息一下,因为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不得了了。我说,你去吧,那里很多朋友在等你。他还说,当天晚上就回来。”<

肋软骨隆鼻的办法好不好

一般的割双眼皮多少钱

皮秒激光有哪些优缺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