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卫惠公到底有多记仇眦睚必报的天下第一恶人

发布时间:2021-01-07 16:19:11 阅读: 来源:鱼缸厂家

卫惠公到底有多记仇?眦睚必报的天下第一恶人

你真的了解卫惠公:眦睚必报的天下第一恶人吗?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一辈子害死哥哥、气死父亲、合谋把母亲嫁给表兄,并公然举兵攻打周王,种种事迹综合下来,竟找不到一件好事

龙生九子,种种不同。这句话用在卫国第十五任君主,精虫上脑的卫宣公姬晋身上倒也不错,他虽然不是真龙天子,却是名正言顺的诸侯国国君,因此勉强攀上龙的尾巴。

所以生下的孩子好人好得出奇,坏人却坏的没有底线,也算是一大奇葩,同一个爹生下来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仔细想想,也许就是因为不是一个妈的缘故,不过深究起来好像也不对,其中有一个好的仿佛就投错了胎,生在了特别坏的那边,于是到底什么原因,只好放过不提了。

话说卫宣公原本是有老婆的,老婆邢姬是刑国女公子,当人质的时候认识的,也算有点身份,说实话邢姬对他还不错,可就因为无后,所以卫宣公移情别恋,爱上了他爹、又老又糊涂的第十二任君主、卫庄公的小老婆——夷姜,既然深深地爱着对方,那当然要办点令人开心的事儿,这么着就生下了两个儿子:急子和黔牟。

与后妈乱伦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为避免被人发现,把两个孩子都寄养在民间。

按现在的道德标准,他已经算个好人了,因为毕竟没有把孩子随手扔掉。

好人当然是要有好报滴。

卫庄公很快死掉,老大公子完继位,人称卫桓公,由于懦弱无能,就叫暴戾、好武的州吁夺了权,人称卫前废公,州吁人品也不咋地,所以大臣们很不满,又联合陈国将其诛杀,卫国那个乱。

公元前718年,尘埃终于落定,一直在老婆娘家邢国避祸的卫宣公突然得到个好消息。

竟然有人要他当国君。

原因没有别的,就因为两个哥哥死掉,导致他成了唯一的嫡子。

咦,逃跑也能逃出这般运气,果然是干得好不如生的好啊。

当下快马加鞭,赶回卫国,还真顺利的当上了国君。

侥幸上位,大老婆邢姬立刻被忘到九霄云外,立马儿公然和夷姜同居,并将两个孩子接进宫,因为深爱着夷姜的缘故,将老大急子封为世子,并叫右公子职当了他的家庭老师。

就这么太太平平的过了几年,急子慢慢长大。

公子职就给定下齐襄公大女儿,和二女儿文姜一起以淫荡出了名的宣姜当老婆。

宣姜艳名在外,好色的卫宣公怎能不偷偷瞧瞧,可这一瞧不要紧,立刻惊讶的掉了下巴。

齐国出美女果然不假,可没想到宣姜竟美的那么不近人情。自以为阅尽人间春色的他再度大为心动,就又深深地爱上了宣姜。

也没给儿子打招呼,直接把宣姜据为己有,很快结下爱情的果实,生下寿子和公子朔,并叫左公子泄负责教导功课。

因为深爱着宣姜的缘故,卫庄公又准备将寿子封为世子,但急子又没什么过错,又天性纯孝、友善,哪里能找到废掉的借口,事情就这么耽搁下来。

按说急子霸着寿子的位子,兄弟俩应该水火不容才是,可寿子还真是投错了胎,竟和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哥哥一样仁厚、友善,兄弟俩好的让人无话可说。

他俩好归好,却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小弟弟公子朔。

公子朔虽然还在和尿玩泥巴,心智却成熟的很早,他打小野心勃勃,老早就盯上了国君的位子。

然而志向虽高,可前面有两个哥哥挡着,轮也轮不到他,该怎么办呢?

于是想啊想,想啊想,终于拿定个馊主意。

什么主意,找亲妈帮忙,先弄死急子,然后再想办法除掉寿子。

主意拿定,开始着手准备。

一方面蓄养死士,一方面在母亲宣姜面前挑拨:父亲虽然待我母子不错,但娘你忘了,急子是世子,以后他是要当国君的,他当上国君,他妈夷姜必然成为国母,你占了夷姜的位子,夷姜能不恨你么,今后得势,我们娘儿仨是一定不会有好日子滴。

利用争宠的矛盾挑拨离间,小道理讲的头头是道,宣姜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就有了害死急子的心思。

那年急子过十九岁生日,好兄弟寿子自然要去祝贺,出于礼节的缘故,公子朔也跟随前往,席间急子、寿子聊的很开心,一时忘记了他的存在。

想插话都插不上嘴,郁闷的旁边呆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立马儿有了个馊主意:我在这儿凑什么热闹,赶紧找亲娘告状去。

告什么状?

俩哥哥不让他说话?

不是,再度挑拨离间。

当下想点伤心的事儿,比如说不给零花钱什么的,很快挤出几滴眼泪,一路小跑跑到宣姜面前,悲悲切切的说:我去给急子祝寿,他却叫我儿子,我努力争辩,急子却说,你妈原来是我老婆,就叫你儿子又有什么错。我又给他讲道理,谁知他抬手就打,幸亏亲哥哥寿子拦住,孩儿我才抽空子跑了出来,孩儿受此大辱,您一定要告知父候,让他老人家为我们做主啊。

多么聪明啊,宫廷丑闻当做借口,正儿八经的说到宣姜的心坎上了。

宣姜处在俩父子之间,本来就有点尴尬,如今急子哪壶不开提哪壶,能不恼羞成怒么。

等卫宣公回宫,就悲悲切切的说起这件事,这回是动了真格,不但动了真格 ,还祭起最厉害的杀手锏:急子不但对我不尊重,还打算干点非常开心的事儿,我是你老婆,当然不答应,于是急子就说了,我妈夷姜,本是爷爷的小老婆,父亲都敢娶她为妻,何况你本来就应该是我老婆,干点开心的事儿又能怎样。

卫宣公信了。

为什么,他心里有鬼,所以已经下意识的将急子当做敌人,是个人都会把敌人当做魔鬼,把自己当成天使,既然急子已经成了魔鬼,那么有点坏心眼不是很正常的事儿么。

这一相信就导致很生气,一生气不要紧,立刻叫急子过来责问。

子虚乌有的事儿,急子当然不承认,卫宣公又没法派人调查,只好告诉夷姜,管好你的儿子,让他以后规矩些。

心里有气,语气自然非常不友善。

本来就已经受到冷落的夷姜,听出了话里的意思,仔细打听打听,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本爱的死去活来的老公竟如此待她,一时心中不忿,悄悄地上吊自杀。

就这么死掉 ,还落下了个坏名声。

有人说,早知道会落个这样的下场,还不如在卫庄公死后踏踏实实的当寡妇,至少还能落个节妇的名声。

说这话的人显然不知道,为了爱情,人伦天理算个屁,那是什么事儿都能作出来滴。

老妈死掉,做儿子的急子心里肯定非常难过,更何况他还是个孝子,不过老妈死的不大光彩,不敢明着嚎啕,只能偷偷摸摸的哭几声。

本来已经够委屈,可这事儿又给公子朔提供了借口:急子因为他妈死的很惨,所以怀恨在心,已经打算找机会取我娘儿仨性命。

急子没害成,却只除去个早被卫宣公冷落的夷姜。

宣姜心里是很不得劲儿的,更何况这时候小儿子又说,急子竟然有报仇的打算,按照常理推断,这事儿必然不会有假。

好么,既然想害我,那也就对不起了,为保命起见,我不如先弄死你。于是急忙给卫宣公告状,再次添油加醋的说:你抢了我不算 ,还害死他妈,急子已经对你恨之入骨,现在就等着找机会杀了你呢。

卫宣公又信了,他不是什么好人,能把人往好处想么。

本来就觉得这孩子有点碍眼,现在居然又动起了害死老爹的打算,呵呵,小子,还是让老子先弄死你吧。

然而这孩子表面上非常孝顺,该怎么弄死他呢。

急子给他洗脚的时候想:孩子,我怎么弄死你呢。

急子给他梳头的时候想:孩子,我怎么弄死你呢。

急子因他生病,向天祷告愿以身代的时候想:孩子,我怎么弄死你呢。

就这么想啊想,想啊想,机会终于来了。

公元前700年,齐僖公准备讨伐纪国,俗话说上阵父子兵,既然要打仗,那自然是叫上好女婿一起去较为妥当,于是邀请卫国加盟。

卫宣公一听,机会来了,让急子以商量出征日期为名出使齐国,派人半道上杀了他。

公子朔很早就蓄养的死士终于派上用场。

可怜的急子根本不知道父亲的打算,还老老实实的接受使命,并准备同寿子告别。

而寿子早从父亲和弟弟的言谈举止中发现蹊跷,于是入宫询问母亲,宣姜推脱不过,只好告诉了全部阴谋。

寿子心急如焚,急忙劝说哥哥逃奔他国,可急子却苦笑起来:跑又能跑到那里,算了吧,既然父亲看不上我,那就让我老老实实的死掉,也算成全了父亲的心愿,落一个孝顺的名声吧。

寿子大哭,急子却束装上船,毅然就道。

寿子别以一船载酒,赶上哥哥说:你既然决定要走,兄弟我也不好挽留,这是咱哥俩最后一次见面,就让我好好送送你吧。

急子欣然同意。

兄弟俩把酒话别,其实这时候,寿子已经有了代替哥哥去死的打算,他心里想:哥哥死掉,父亲必定立我为世子,因哥哥的死而取代他的位子,今后怎么向天下人交代,况且哥哥是这么的好,他怎么能死掉呢,不如让我去代替他,也许能感动父亲,从此放过我的哥哥。

他想的不错,可就忘了年纪虽小,为人却很阴毒的亲弟弟公子朔啊。

心里这么想,便开始努力劝酒,急子反正死亡在即,不能推掉弟弟的盛情,酒端上来那是到口就吞,眨眼喝了个酩酊大醉。

寿子轻轻地给哥哥盖上衣服,并留下一封书信,然后坐上哥哥的船,树好代表使者的白旄,非常平静的向齐国进发。

行至中途,公子朔预先埋伏好的死士蜂拥而出,不由分说挥刀就砍,寿子就这么死了,脑袋也被割了下来,当做领赏的证据。

话说急子酒量本来就不大,更何况心里有事,还能喝多少酒,所以眯了一会儿就很快醒来,开眼见不到寿子,急忙询问时,手下送上寿子的书信。

这时候终于明白弟弟的好意,我怎么能让他替我去死呢。

急忙吩咐追赶,然而已经晚了,半路上遇到返航的死士,询问后知道寿子已死,悲痛的仰天长呼:老天爷,冤枉,冤枉啊。

死士们很不以为然:当父亲的要杀自己儿子,有什么冤枉不冤枉的。

急子说:我是真急子啊,因为得罪了父亲,所以父亲要杀我,你们杀死的是弟弟寿子,寿子有什么过错,竟落个这样的结局,如今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趣味,不如把我也杀掉,让我们兄弟俩黄泉之下聚首吧。

母亲死了,最要好又最懂他的弟弟死了,父亲又那么的讨厌他,世界虽大,哪里才是安身之所呢。

这时候急子已经心如死灰,所以才要求死士也将他杀掉。

月光下,有死士急忙上前辨认:真错了。

于是连忙挥刀,将急子诛杀。

死士不小心杀掉两个公子,本以为会受到责罚,但等他们惴惴不安的禀告公子朔之后,公子朔却大为欢喜。

为什么。

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能够一石双鸟,寿子自动上门,两步变成一步,这不是老天开眼,该着我公子朔当国君么。

唔,话说老爹的国君就是碰运气碰上的,如今我也有这运气,莫非这还是卫国的传统。

急忙将喜讯告诉宣姜。

宣姜虽然死了个亲儿子,却除掉了心头大患,祸害已被铲除,心中悲喜交加,在大哭三声,大笑三声后,与公子朔商量,这事儿先别告诉你爹,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说。

公子朔自然答应。在他心里:告不告诉爹地有什么关系,反正两个哥哥都死了,我就成了唯一的嫡子,遵照君王继位规则,世子的位子还不是十拿九稳,既然如此,那还急个什么劲儿,娘哎,你愿意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我才不管呢。

想到这里,就开开心心的出门玩泥巴去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公子朔上位好歹也等两年吧,可他就不,老天爷仿佛很着急似的,又派人照顾了他。

谁?

急子、寿子的师父右公子职、左公子泄。

两人得知学生的死讯,一齐哭奔朝堂,卫宣公虽然讨厌急子,却还深爱着寿子,闻听寿子也被人杀掉,惊得面无人色。一声大呼:齐国那个姓姜的女人,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啊。

连忙叫公子朔过来询问。

公子朔表现的很无辜,那是摊开小手,非常奇怪的说:有这样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卫宣公没办法,居然命令公子朔追查凶手,公子朔白眼一翻:没问题,爹爹哎,你就安心等着吧。

卫宣公最终没等住。因为他当庭就给两个儿子的死讯惊倒在地,一病不起。

半个月过后,终于驾鹤归西,给两个儿子作检讨去了。

面对老爹的遗体,公子朔舔着棒棒糖低声嘀咕:爹地哎,你咋死这么痛快,我还没长大呢,就不能缓两年再把国君的位子给我么。”

面对这样的要求,卫宣公显然不能答应,

公元前699年,年幼的公子朔顺利继位,人称卫惠公。

上位不久,齐僖公又催他讨伐纪国,而且语气很不开心,答应的事儿怎么能说不来就不来。

卫惠公无话可说,连忙派心腹带了四五千人的部队参战。

遵照古礼,国丧期间不能出兵,即便万不得已,也要“墨縗从军”,意即穿着孝服打仗。

可这四五千人一到,齐襄公就看出了问题,这什么孩子,面子上的事儿总要讲究一下吧。

出于关心的目的,很委婉的将意见讲给卫国统兵大将,亲外公不满,大将自然记在心上。

这回打仗,齐、卫联军是输了滴,输了的结果导致齐僖公一病不起,于公元前698年含恨而去,世子诸儿上位,人称齐襄公。

外公虽然死了,可他提出的意见心腹还记得呢,回去后如此这般一说。

卫惠公如梦方醒:咋滴,死个老爹竟这么麻烦,我还以为挖个坑随便埋掉就成了呢。

出于对外公的尊重,将父亲风光大葬,虽然丧事办得还不错,但已是一年以后的事儿了。

老爹的丧事竟然拖了一年,这事儿一般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齐襄公虽然混账,却比较孝顺,见外甥这么懂事,再加上亲姐姐的面子,就跟他爹一样把卫惠公爱到了心上。

两国关系如此和谐,卫惠公自然溜溜的跟在舅舅身后,人家叫干么就干么。

当时齐郑两国交恶,卫惠公也就跟着舅舅他们成了郑国的仇人。

从公元前699年到公元前697年,大的战役就打了三四次,卫惠公虽然没亲自去,但每次都会派人积极参加,端的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可是,他为什么不亲自去呢?

怕死,当然不是,原因无他,就是怕出国后别人抢了他的位子。

君位是怎么来的,国人清楚,自己也心知肚明,这时候妄想什么“万民拱服”显然是愚蠢的。所以他的做法是:我就溜溜呆家里,踏踏实实当个宅男,看你能有什么办法

他的做法果然不错,反对派根本没机会下手。

但到公元前696年,情况就发生了点变化。

而且变化的原因很可笑:好容易做回好事,人家居然没报答。

事情的起因则是为了郑昭公。

当年郑昭公被郑厉公赶走后跑到了卫国,卫国人待他还不错;后来郑厉公又被人赶走,卫国人便敲锣打鼓的将郑昭公欢送回国,事情有迎有送,做得那么漂亮,按说你郑昭公应该意思意思才是,可他就不,上位后居然把这事儿忘了个干净,连句谢谢都不说,自然让卫惠公非常非常生气。

俗话说宁惹君子,不罪小人。

得罪小人的后果是相当严重滴,卫惠公时时想着报复。这时候恰巧宋国要攻打郑国,原因也是为点好处,俩人臭味相投,就急不可耐的亲自带兵出征,总算出了回国。

这趟出国用要钱不要命来形容,还真是非常恰当啊。

为什么,两大矛盾:

其一,郑昭公与齐襄公他们关系特别好,当年齐国攻打郑国,就是为帮郑昭公复国,这些事卫惠公当然知道,因为那些战役他都是参加了的。

如今郑昭公复国成功,齐襄公必然非常开心,和郑国的关系自然而然的就变好了。

那么,作为一直乖巧听话的卫惠公,应该理所当然的跟着舅舅和郑国变成好朋友才是,可他没有,反而跟着舅舅的仇人打起了舅舅的朋友,原因就是人家忘了感谢他,这已不是正常人所能理解的了。

第二,他也知道国内有反对派,所以在家溜溜呆了四年,如今反对派还没揪出来,就敢出门打仗,就不怕人家乘机作乱么?

答案很明显,当然怕,不过此刻已经给气昏了头,所以压根儿就没顾上考虑。

破坏规矩自然是没好处滴,这趟出去,郑国人拼死抵抗,宋卫联军无功而返。

靠上宋国还以为傍了棵大树,谁知竟然也这么操蛋,啊呸,我还真是看走了眼,怎么跟上了这么个倒霉蛋。

失败之后无计可施,只得黯然回国,正打算怎么挽回颓势的时候。

国内终于有不幸的消息传了过来。

什么消息?

正如以前所担心的那样,君位被反对派夺走了。

急子、寿子的老师右公子职、左公子泄以及夷姜次子,急子的弟弟,周国第三任君主周庄王的女婿黔牟。

公子职、公子泄因为学生被害而怨恨卫惠公。

而黔牟呢,理由也差不多,不过较公子职、公子泄而言,则更有切肤之痛,因为死的毕竟是他亲哥、亲妈啊。

种种原因使三人一拍即合,就乘卫惠公不在家的时候举兵作乱,让黔牟当了国君。

黔牟由于身份特殊,一上位就得到周庄王的认可。

你看看,好容易出了趟国,半点好处都没拿回来,反而把国君的位子给丢掉。

自来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卫惠公无计可施,半路上想了又想,也没别的办法,转头就投了齐国,找他亲舅舅告状去了。

卫惠公那么不听话,居然敢攻打关系好到天上的郑昭公,齐襄公本来是有点恼火滴,气的都准备打他的屁屁。

可一见面,卫惠公就哭诉于地,把自己说得那么那么的可怜。

俗话说:姑舅亲,姑舅亲,打断骨头连着筋。

大姐的儿子,自己的亲外甥这么可怜,满腔的怒火只好烟消云散,当下将卫惠公地上扶起,亲口许诺说:“我亲亲的外甥啊,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帮你复国。”

卫惠公眼泪鼻涕一擦 ,出口就问:“什么时候。”

齐襄公想了想,说:“我刚刚向周庄王求婚,而黔牟又是周庄王的女婿,现在攻打显然是不合适的,你就先安安心心的在齐国住下,过几年再说吧,放心好了,舅舅一口唾沫一个钉儿,说过的话是一定会兑现的。”

“舅舅,你总说什么狗屁周庄王,咱们也是有几个帮手滴,王能有那么可怕么。”卫惠公非常不满。

齐襄公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傻孩子,你还小,许多事说了也不懂,如今当上国君,不聪明点是不行滴,所以呢,在舅舅家的这段时间也别浪费,找几本书好好学学吧,看看人家郑昭公,六岁的时候就能上大学,跟他比比,更不能落后才行啊。”

又说起郑昭公,卫惠公不好插嘴,只能不满的回去,临走时还反复叮嘱:“舅舅,外甥的事儿,可千万不敢忘了啊。”

齐襄公眉头一皱:“还不放心,要不这么着好了,我先替你在卫国插一颗钉子。”

“什么钉子,铁打的还是铜铸的。”卫惠公问。

齐襄公骂了起来:“什么铁打铜铸,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你这熊孩子怎么就不好好想想,你是怎么被人赶出来的,不就因为国内没人么,这回呢,舅舅有个好主意,你想不想听听。”

“什么主意。”卫惠公大感兴趣。

“你忘了,”齐襄公说:“你娘不是还闲着么,正好派点用场啊,因为你爹除了你们哥几个之外,还有个小老婆生下的孩子叫公子顽,公子顽天性老实,和黔牟关系还不错,我们可以利用这层关系,让你娘嫁给他,成亲之后以你娘的脾气,收拾个老实巴交的公子顽那还不是手到拿来,到时候就可以得到公子顽的支持,还怕位子不坐的安如泰山么。”

“呵呵,好啊好啊。”卫惠公鼓掌欢呼道:“那这样一来,我是不是得管表哥叫亲爹了,有意思,就这么办。”

于是在齐僖公的主使下,宣姜真的嫁给了原先的侄子——公子顽,并生下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据说都很有出息。

对这种混乱的婚姻卫惠公不但没有半点反对意见,反而开心的与舅舅合谋,那么,礼法对他还有用么,很显然,没有。

他就是个见利忘义,眦睚必报的小人而已。

舅舅不方便帮忙,能有什么办法。

卫惠公只好老老实实的在齐国呆下去。

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整整八年,卫惠公也忍耐了八年,着急了八年,就那么等啊等、等啊等,终于到了云开雾散的时候。

齐襄公因为和妹妹文姜的那点破事儿,把老婆——从周王朝娶过来的王姬给生生的气死了。

王姬死后,与周王朝那点本来就不很牢靠的关系荡然无存,这回想起可怜的外甥,便凑了个五国联军攻打卫国。

周庄王得到消息,心疼女婿的他竟然不自量力,派下士子突领了四五千人的部队赶去救援。

周朝久不征战,他那点兵有什么战斗力,面对五国联军就如滚汤泼雪,眨眼灰飞烟灭。

没有王师帮助,黔牟等人独力难支,很快兵败被俘。

于是右公子职、左公子泄被杀,黔牟因为沾了周王室的光,被驱赶到洛阳,也算给周庄王留了个面子。

公元前688年,卫惠公再度上位,果然就像齐襄公分析的那样,彪悍的母亲制服了公子顽,并利用他的势力保驾护航,于是卫惠公的位子终于可以坐的安如泰山了。

这会儿卫惠公应该是满意而且快乐的,可他还不。

为什么?

因为周庄王力挺黔牟的缘故,竟然让他在国外飘零八年,若不是王姬被气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八年啊,小孩都能长成大人,人这辈子能有几个八年。

这口怨气不出个松颡,那心里无论如何是痛快不了的。

当年郑昭公忘了给点好处都能要钱不要命,这回周庄王竟让他在外飘零八年,那罪过还不比郑昭公大得多。

鉴于上述原因,这家伙又一次什么都顾不上了,开始处心积虑的找机会报仇,然而遗憾的是,老天爷不给面子。

公元前681年,周庄王太太平平的死了,儿子周僖王继位;

好,老子死了,儿子总会有机会,等着。

公元前677年,周僖王居然也健健康康的死了,儿子周惠王继位。

咦,儿子也死了,但我还活着,那就找孙子报仇。

就这么等啊等,等啊等。。

一直等了十三年,老天爷终于给缠的有点烦,所以就给了个机会。

什么机会?

周惠王十分混账,就为豢养几只牲畜,竟然屡屡圈占大臣土地,最终引起反抗。

周室内乱,报仇的时候总算到了,就胁迫位于河南延津的南燕国举兵伐周,并且一举成功,把周惠王赶到河南温县,并扶持周惠王的小叔叔,喜欢养牛的王子颓继位。

虽然没找周庄王报仇,但让他孙子尝尝流浪的滋味也算不错。

目的达成,卫惠公志得意满,没事人似的搬兵回朝,再也不理会天下大事。

还理什么呢,齐国八年你当白过的,早都学会怎么处理国际关系,如今齐国是娘舅,又跟郑、宋等国结成盟友,有了这些势力,天下虽大,还有谁还敢找他的麻烦。

他果然想的没错。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周惠王的帮手就是他盟友——郑国。

周惠王毕竟不是他卫惠公,一赶走就没了下文,他可是天下共主啊,虽然已经不怎么地,但还是有人要抢着巴结滴,所以这回逃到温县,让附近的郑厉公看到了机会:勤王大功。

有了这个功劳,自然可以恢复王朝卿士的风光,到时候必然会像老爹郑庄公那样,在国际上腰杆硬邦邦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立马儿将周惠王请到郑国,先是说和,可人家不听。

于是就生气的于公元前674年纠合西虢国兴兵平乱。

事实证明,周王朝就是个稻草人那,那是有点胆子就可以欺负欺负滴。

联军入境,叛军眨眼做了鸟兽散,王子颓和他那些叛乱的大臣们俘虏的俘虏,自杀的自杀,仅仅存在了三年的政权很快土崩瓦解。

叛乱平定之后,自然是要追查罪魁祸首滴。

可应该追究谁的责任呢?

就这么想来想去,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个软柿子,把被胁迫攻周的南燕国国君姞仲文抓了起来,作为叛乱首恶予以诛杀,然后告诉天下那些心怀不轨的乱臣贼子们:我周王朝是不可以欺负滴,不然,南燕国国君姞仲文就是你们的下场。

对这种杀鸡儆猴的举动卫惠公根本不在乎,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过了几年太平日子,终于在公元前669年寿终正寝。

他虽然什么时候生的不知道,但在位的时间就有三十多年。不但是春秋时期,就放在整个儿历史上也不算短了。

一辈子害死哥哥、气死父亲、合谋把母亲嫁给表兄,并公然举兵攻打周王,种种事迹综合下来,竟找不到一件好事,这样的人也能落个完美的结局,不得不说,还真是运气啊。

估摸着是他坏的老天爷都不敢要,所以能拖一天算一天,最后实在拖不下去,才咬着牙将他收走的。

然而羡慕归羡慕,可谁又有本事模仿呢,嗜杀、狡诈、隐忍、无情,坏能坏到如此境界,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小学生作文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