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村撤点并校要纠偏

发布时间:2019-04-14 07:22:58 阅读: 来源:鱼缸厂家

农村“撤点并校”要“纠偏”?

背景新闻:23日,教育部公布《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力图解决农村学校撤并带来的路途变远、交通隐患、班额过大等突出问题。教育部表示,将严格规范学校撤并行为,多数家长反对的,将不得撤并;已经撤并的学校或教学点,确有必要的应当恢复。

  公共政策的自我调适和纠错

  “撤点并校”最早于上世纪90年代末在一些省份开始行动,2001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回头看国务院的这一份文件,其中关于“撤并”的完整表述是“适当合并”。然而,在各地的运作过程中,“合并”却成了“一哄而起”而又“一刀切”的普遍动作。

  公共政策应该因时因势而变。但怎样调整、以何为据来进行调整,却值得认真思考。“一刀切”地进行撤并显然不能算是认真思考的产物,因为它忽略了地区差异,忽视了受教育者及其家长的权益和呼声。

  如果说撤并的确像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所称,是一项“总体上应当肯定”的公共政策,那么鉴于一系列“新情况”,认定其执行过程中存在偏差当无疑义。从这个角度,教育部决定严格规范学校撤并行为,“已撤并学校确有必要的应当恢复”,当可视为公共政策的一种自我调适和纠错。

  “必要时”是典型的模糊词

  从现实情形来看,对于“已撤并学校必要时可恢复”,如果没有详细的规定,如果没有建立在民意基础之上,如果没有投入的保障,或许就疑似一句梦话。

  “已撤并学校必要时可恢复”中的“必要时”谁来确定?“必要时” 是个典型的模糊词,谁来决定是否“有必要”呢?此外,已撤并学校如何恢复?这是问题的关键。被撤并的学校还能让学生继续上学吗?从现实来看,被撤并的学校要么早移为它用,要么是年久失修,是不可能“恢复”的,如果一定要“恢复”,也得另建学校,这就涉及到投入的问题。

  恢复撤并学校,这也涉及到学校教师的问题。有多少教师愿意到偏远的学校任教?当然,这也取决于政府对农村教育投入的程度和决心。因此,“已撤并学校必要时可恢复”,并不是一句简单的话。

  丰实农村教育的内核

  撤并热潮,终于被泼上冷水。如果说,10多年前的撤并,是对“村村办学”积弊的矫枉;那么,而今的“可适当恢复”,是对矫枉过正的再纠正。应该说,撤点并校不乏善意初衷。但无序撤并,并出教育的尴尬。资源的向上集中,扩大了教育不均衡的态势:农村偏远地区教育愈加“空壳化”。

  “设庠序以化于邑”,乡村学校,本是乡土文明的命脉所系。乡邑教化,也是在给乡土文明埋下火种。可当那些乡村小学逐渐挂上“养猪场”之类牌子,乡村的文化底蕴势必被抽离。

  笔者很欣赏李泓冰先生的一段话:“对遥远的乡村来说,每一个学校,是一堆火;每一个老师,是一盏灯,那光虽是暗淡,却明明灭灭地闪了几千年,是烛照中国乡村的一线微芒,温暖踏实。”

  如今,教育部重申“听取家长意见”、“可适当恢复”,重燃起“庠序灯光”,也是在修复乡土文明的缺角,增进均衡教育的希望。给盲目撤并刹车,丰实农村教育的内核,才契合“反哺”之义。

  应给予村民充分话语权

  “已撤并学校可恢复”的政策虽好,但谁来“接招”呢?让村民“接招”?他们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从村民朴素感情看,谁都希望孩子就近入学,撤点并校并非他们所愿。但是,从2001年正式开始的一场对全国农村中小学重新布局的“教育改革”,几乎锐不可当。如今学校是否撤并或是恢复,农民恐怕没有多少话语权予以“接招”。

  让一些教育主管部门“接招”吗?估计是“与虎谋皮”。有些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之所以热衷于撤点并校,原因在于,名为整合教育资源,实为方便管理并减少教育投入。在这种情况下,尝到撤点并校“甜头”的教育主管部门,当然不会主动恢复已撤并的学校。

  让地方政府“接招”吗?估计各级地方政府也不愿意。撤点并校的地区,大多贫穷落后。撤点并校后,教育投入减少了。而恢复已撤并的学校,地方政府势必要增大教育投资。农村学校是否撤并或是恢复,关键在于加强高层设计,明确责任主体,给予村民充分的话语权。

清纯少女

秀丽高清图片

87福利电影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