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互联网时代畅谈用手机和网络主导的种种微工作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0:00:55 阅读: 来源:鱼缸厂家

【硅谷网7月22日讯】 最近,北京“出租司机老张”成了名人,借用智能手机上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社交工具“陌陌”,被上千人所关注,每天收到一大堆约车信息,然后他根据手机上显示的距离远近来选择拉活的对象,减少了空驶率,在车上就可以达成最优绩效,据说每月收入轻松上万。

生活在互联网时代,身处这个超级链接的世界中,许多人以天马行空的创意,透过网络,在实现自我个性的过程中成功赚得高额外快,比如“出售”剩余时间的陈潇,用一枚回形针换一年免费住房的麦克唐纳。不过更多的人,则更愿意利用闲暇时间,通过网络做些小活儿,比如帮一家信息技术公司把产品说明书翻译成本国语言,赚点小钱儿。

这大约就是目前风头正盛的“微工作”的缩影。直到现在,这类微工作大多都是通过电脑进行,而无线互联网的强力来袭,让越来越多的项目开始瞄上手机应用。毕竟,全球目前有近70亿移动用户,只需轻触一键,就有机会利用这一巨大的劳动力资源。同时,移动用户也有机会受益,他们可以通过移动微工作获取现金回报或电话积分。这对一些人而言,尤其是那些位于工资特别低的地区的人们,可能意味着改变生活的机会来了。

微工作的基本理念就是“有问题大家承担,千万人齐贡献”,而用手机一次做一点小活儿,就能赚到外快,这种双丰收的模式,也正是微工作的魅力所在。

美好的愿景

正穿行在孟买街头的阿达尔·巴林,每次搭车都会与司机聊一聊,此次这位IT经理突然间冒出了一个的念头,有没有办法可以利用移动技术帮助出租司机提高工作效率?能不能把他们浪费在堵车上的时间利用起来?或许可以有一些通过手机完成的小工作,让司机们有机会赚点儿外快?

于是“智能黄包车网络”在他的头脑里诞生了。有了这一系统,路上的车夫便可用配有GPS的智能手机通过互联网或短消息定期发送更新信息,可以是路况信息,也可以是有关城市地标或热门景点的信息。“司机穿大街走小巷,足迹几乎踏遍全城。”巴林说,“他们对城里的多数地方都很熟悉,也了解当下哪些地方受欢迎。”

换句话说,如果这套系统能被建起来,那么他就能拥有一个技能与知识兼备的专业团队,以“众包”的方式提供城市的重要信息。所谓“众包”就是企业利用互联网来将工作分配出去,发现创意或解决技术问题。通过互联网控制,这些组织可以利用志愿员工大军的创意和能力,而这些志愿员工愿意利用业余时间工作,满足于对其服务收取小额报酬,或者暂时并无报酬,仅仅满足于未来获得更多报酬的前景。

“这些信息对客户而言可能非常有用。”巴林说,有人可能愿意付费获取实时路况信息,或者游客会想要了解当前最火的旅游景点。而对于司机们来说,“在等红绿灯或者等乘客下车时,只需在触摸屏上按几个键,或者使用语音命令发送信息,每天就能多赚两三美元,何乐而不为呢?”巴林道。

欢欣鼓舞的巴林带着这个想法,参加了由世行和诺基亚共同发起的名为m2Work的创意大赛项目。大赛的目的就是寻找“微工作领域的商业模式”。巴林的想法受到评委的好评,最终SRN打败其它940多个参赛作品,获得2万美元大奖。

模糊的未来

这个创意对蕾拉·约纳而言并不陌生,她是非营利组织Samasource的创始人,大家普遍认为“微工作”一词出自她手。

Samasource创立于2008年,如今已有2680位全职雇员,大多都在肯尼亚和印度工作。他们的工作就是用计算机贴照片标签或输入少量数据或文本。该组织称,到2012年5月底,他们向这些员工支付的工资累计将达到近200万美元。这家非营利组织目前的客户包括eBay、沃尔玛、微软等公司。为应对如此快速的发展和巨大的规模,约纳表示他们决定要建造自己的“微工作”软件来处理工作。

Samasource目前还没有提供手机上的微工作,他们对此还持怀疑态度。约纳担心其业务所在国的移动带宽成本过高,因为大量工作需要通过网络进行。她还对格式问题有所顾虑,并认为“没有大键盘就无法保证质量和速度”。不过,她承认平板终端最终可能会成为综合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二者优点的微工作处理平台。

但是,不管是通过笔记本电脑、手机还是通过平板终端进行,微工作都遭到非议。批评人士认为微工作对人们学习新技能帮助甚微,而且那点微薄的收入简直就是在剥削廉价劳动力。

对此,蕾拉·约纳并不认同,“微工作天生就是帮助人们增长技能的工作。”约纳说,“我们的员工在学习英语,学习如何上网,如何在网上进行很职业的自我介绍。我想说这些技能将会是下个世纪职场成功的首要驱动因素。”

其他人反驳说,对工人而言,微工作并非可持续的收入来源。“能让大家多一份收入来源当然是件大好事。”Digital Divide Data组织的创办人杰莱米·霍肯斯坦表示,“但如果这种微工作只是临时性的,或者收入不高的话,问题就是大家应该如何共同努力,让微工作对人们的生活产生更有意义的长远影响,而不是一阵风似的刮几个月或一两年就过去了。”

该组织为员工提供一个4年期项目,员工为公司效力4年,就可以获得奖学金去上大学。

霍肯斯坦表示,整体目标并不是为了让员工能完成单个小任务,而是要让他们学会如何管理整个项目,如何团队合作。他指出,这些技能的掌握有助于保证员工在离开公司谋求新发展时能有一技之长。霍肯斯坦称,在柬埔寨,Digital Divide Data的毕业生工资水平通常是平均工资的5倍。

不管怎样,微工作可以为人们提供额外收入、改善生活水平。正是这一因素还在激励着阿达尔·巴林和他的孟买“智能黄包车网络”梦想。目前他正积极推动他的创意实施,正与一家天使基金接洽。“我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梦想成真,”巴林说,“那样的话,不仅能让黄包车夫和客户受益,还能让城市更加美好。”

雨读根据BBC、百度贴吧、IT168.com等综合编辑。(财经文摘)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许晓辉欲将初刻网做成服装界的“豆瓣网” 打文艺牌

下一篇:微信推新版本增加功能服务用户牵出新商业文明讨论 对“互联网时代畅谈用手机和网络主导的种种微工作”发布评论

名医汇

在线挂号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