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四川小哥俩贵阳摆摊救母全城关爱绝境之家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0:23 阅读: 来源:鱼缸厂家

傍晚6时19分,一个顾客花4块钱买走了一个耳套,李鸿昆在一边连问:“叔叔,热和不?”贵阳街头,年仅11岁和9岁的小哥俩每天摆摊挣钱,医治患了尿毒症的妈妈。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纷纷涌向这个不幸的家庭。图为12日记者在街头找到了这对小哥俩。

李秋鹏很懂事,一般不在街头买东西,饿的时候经常以水充饥。

下午的时候,一个地段较好的摊位早早收摊,兄弟俩赶紧把摊位搬过去,希望生意能够好一点。

贵阳街头,年仅11岁和9岁的小哥俩每天摆摊挣钱,医治患了尿毒症的妈妈。来自社会各界的关爱纷纷涌向这个不幸的家庭。1月12日,记者在街头找到了这对小哥俩。

妈妈患了尿毒症

小哥俩名叫李秋鹏和李鸿昆,哥哥11岁,弟弟刚满9岁。

李家哥俩原本是四川达州人。爸爸年轻时在深圳打工认识了来自贵州省毕节市长春镇的姑娘王燕,两人结婚后相继生下了他们。随后,这一家子开始在浙江、广东、云南流动打工。

2010年,王燕夫妇带着一双儿子去了昆明,丈夫在建筑工地上做苦力,王燕则在工棚里照顾儿子。没有做过重活的王燕经常感觉身体不舒服,后来还发现身上有些浮肿。去医院一检查,竟是尿毒症。

由于没有钱,不敢住院治疗,王燕的丈夫四处寻找中医偏方,结果钱花了不少,病情却越来越严重。

坚持了一年后,王燕的丈夫难以承受压力,弃她而去。2012年6月,娘家人东拼西凑几万元,把王燕送到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而此时,王燕的尿毒症已经进入了晚期,同时还有心脏衰竭、心肌缺血、肾结石、脾肿大、乙肝、甲状腺低下导致双腿肿胀无力等多种疾病。医生制定了保守治疗计划:每隔一天进行一次血液透析。

为省去住院的花费,王燕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民房住下。娘家人去旧货市场买来了一架双层铁床,还有锅碗瓢盆等生活物资。王燕和两个儿子就住下了,每周一、三、五日,两个儿子就搀扶着她去医院做透析。

虽然医院减免了部分费用,但是每一次透析都还是要花费几百元,娘家人凑起来的几万元很快就花光了。

他们是最小的摊贩

医院地处城郊结合部,附近聚居着大量流动人口。大营路上有个马路市场,聚集着一些流动摊贩。王燕决定拿出一点钱来,摆一个小摊,自己赚钱。摊子摆起来了,可她的身体却难以承受,无法出摊,经常是两个儿子在街头守摊。后来,儿子们就干脆“命令”妈妈在家休息,不准上街。

李家哥俩每周末搭公交车去批发市场批发来小百货、小玩具,下课放学后就来到大营路石洞坡路口摆摊,赚钱为妈妈治病。这摊一摆就是一年半。

12日下午4时许,大营路石洞坡路口两边,数十个小贩摆起临时摊点,摊子上摆着从批发市场批发来的小商品。

李秋鹏哥俩的货摊就在其中。货摊下面是一个铁皮柜子,上面放了一块两米长的木板,手套、鞋垫、袜子等小百货就摆在木板上。

天冷了,小贩们多数都有一个小火炉,烧煤取暖。记者找到他们时,两人都在邻近摊点上“蹭”火烤,他们没有钱买煤。

李家哥俩都还在读小学三年级,却有着一年多的“经商”经历。“要不是家里没有办法,谁会让自己的孩子一天日晒雨淋的在街上受罪哦!”一位摊贩说。

李家哥俩同在一个班上三年级,周末、放假时,他们就白天上街摆摊,晚上七八点收摊。上学时,则是下午放学后才来摆摊,天气好的时候要到深夜才收摊回家。到了饭点,弟弟就先回家做饭,等妈妈吃完了,再把哥哥的饭送到摊位上。

靠摆摊撑起一个家

天渐渐暗了下来,冻雨纷飞,寒风阵阵。

一个背着小孩的红衣女子路过,向李家兄弟的摊点看了看。李秋鹏立即站起来:“嬢嬢,要买点哪样?我这些货都很便宜!”原本无心的红衣女子停了下来,在摊子上翻找了一阵,看中了一双棉毛袜子:“这个多少钱?”李秋鹏说:“10块钱一双的货,8块卖给你了。”红衣女子又看了看袜子还价说:“5块卖不?”李秋鹏说:“嬢嬢,我这袜子这么厚,穿着热和,8块卖给你我就只赚了5角钱!”红衣女子一阵犹豫,最后还是嫌贵,放下袜子走了。

好不容易等来的生意没做成,弟弟从背后踢了他一脚:“5块钱也该卖了嘛!”

路上行人匆匆,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却没有一个行人停下脚步看一眼李家哥俩的货摊。

傍晚6时许,天色已晚。一个男子来到李家兄弟的摊位上,花4元钱买走了一副耳套。之后,直到7点收摊,再无生意。

晚7时,李家哥俩匆匆收摊,把货柜推进路边一个巷子里寄存后,在路边花3元钱买了一袋酸菜和豆米,往几百米外的租住屋赶去。“妈妈一天没吃饭了,我们要早点回去做饭。”李秋鹏说。

一条一米多宽的巷子没有路灯,路边人家门洞里偶尔透出一股灯光,照亮脚下的路。妈妈站在黑暗中,正向路口张望。小哥俩见状赶紧上前,扶着妈妈回屋。李秋鹏还一直责怪着妈妈不该“擅自”起床出门。

回到家里,两个顽皮的孩子立即变得懂事了。弟弟去淘米做饭,哥哥开始切菜。妈妈则坐在烤炉边,拖着有气无力的声音指导着哥俩做事。

在等饭熟的空闲里,弟弟翻出寒假作业开始写写画画。读过几年小学的王燕在一边指点着小儿子:“你这个字写得真是难看,重新写一遍。”

李秋鹏则从兜里摸出一把钱,一张一张抚平整,三张10元,六张5元,总共60元钱。“妈妈,今天就卖得60块钱。”李秋鹏说。王燕接过钱,放进了床上的枕头下面,那里还放着100元,是前一天的“营业款”。“昨天天气好,上街的人多,卖得也多。”

“这一年多,全靠这两个儿子摆摊赚钱,要不我真不知道怎么过了!”王燕抹着泪说。

扶着妈妈去做透析

13日,天刚亮。昨夜的一场大雪,染白了远处的山头。寒风中,早起上班的人们急急匆匆走过。

王燕在两个儿子的搀扶下,又一次来到了省二医血液透析科。把妈妈扶上了病床,看着护士把两颗针管插进妈妈的右臂,透析机开始正常工作。

省二医血液透析科主任吴琴宁告诉记者,王燕的病最好是做换肾手术,但是极难找到合适的肾源。目前,王燕只能依靠血液透析维系生命。

13时,血液透析结束。李秋鹏搀扶着妈妈离开医院,缓缓向出租屋走去。王燕感觉身体非常的虚弱,走几步就要停下喘一阵气。20多分钟后,王燕终于走完从医院到家的这两百米距离。

去年底,驻村干部黄伟在街头遇到李家哥俩,小小年纪天天摆摊,让黄伟深感意外,一番打听后才知道了他们的家庭境遇。随后,李家母子三人的情况被逐级上报,社区、学校、妇联、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好心人纷纷开始关注这一家人。

“到现在已经收到捐款19万元了。”王燕说,这些钱可以让她继续透析下去,并可以采取一些更为有效的治疗。辖区一所公立小学还破格收下了他的两个儿子,并免除一切费用。

“经常有好心人来家里看我们。”王燕说。社区的、妇联的、政府的,区里的、市里的、省里的,都有人来。他们的生活问题解决了,毕节方面也为王燕安排了临时困难救助,王燕的户口、农村合作医疗保险问题也解决了,她的治疗费用可以报销一部分,还将她纳入了低保救助。

乐平工服设计

文昌工作服定制

池州订制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