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能挑起山的是母亲的肩[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8:06 阅读: 来源:鱼缸厂家

在皖南美丽的齐云山上,有一位女子,她用肩膀挑起一两百斤的货物,无论风雨、不计寒暑,这一挑就是17年,成了现在齐云山唯一的女挑夫。17年来,她爬了20多万公里陡峭山路,只为了培养儿女成才。她和她的儿女书写的“齐云山传奇”,让人明白了母爱的分量有多重。

她不干活孩子就要挨饿

清晨6点,齐云山脚下雾霭萦绕。47岁的汪美红是齐云山脚下岩脚村的村民,也是齐云山唯一的女挑夫。当大多数村民还在休息时,她家中已经升起了炊烟。

吃完早饭后,她又带上一盒饭,然后挑起前一晚准备好的两个装满气的燃气罐和其他货物,开始爬山。陡峭的山路,一趟来回10来公里,汪美红每天要挑两三趟。这样的负重攀爬,别说两三趟,就是一趟,一个成年男子也难以吃得消,但汪美红已经爬了17年。

一个女人承受这样的命运,还要从多年前的变故说起。

1990年的汪美红26岁,翻看她的照片,眼前是一个美丽淳朴的农村女孩。那年她嫁给了岩脚村的青年农民汪淑华。第二年,汪美红生了一个儿子,但接生的医护人员发现,产妇生下的是一个患先天性白化病的残疾儿!按照国家政策,汪美红可以再孕。第二年她又身怀六甲,并产下龙风双胞胎。双胞胎的降生冲淡了这个家庭的阴影,年轻的妈妈也对日子充满了美丽的憧憬。

然而,1994年3月1日傍晚,汪美红的人生改变了。29岁的丈夫汪淑华在村口的横江打鱼时不幸失足溺亡,两天后遗体才在下游被找到。欠债还未还清,顶梁柱就倒下,汪美红半年多时间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但时间不等人,三个孩子嗷嗷待哺,汪美红再不谋生,一家人都没有活路。

汪美红不简单,她开始上山采茶、下田插秧。由于孩子小,她就用竹篮子挑着一双儿女,三人一起出工。大儿子不能见阳光,做母亲的怕他乱跑,只得忍痛将他捆在屋柱或桌腿上。

“最对不起的就是大儿子了,他很小的时候常常一个人在家,有时候我回来他饿得哇哇大哭,哭累了就靠在桌腿上睡着了。一个小孩,却比别人多流了多少眼泪。”汪美红至今仍然心疼。

她挑的货跟男的一样重

重担在肩,走一会就要拄着棍子歇歇脚。亲戚们不忍心看着汪美红如此艰辛,私下劝她另嫁他人,还有人直接劝她远走高飞算了,将孩子留给爷爷奶奶照顾。热心的姐妹还帮她物色人选,重选婆家。让汪美红吃惊的是,她父母竟为此两次跪在女儿面前,求她趁年轻抓紧改嫁,重谋生路。

“当时也动摇过,也想过要带着女儿改嫁他人。”汪美红告诉记者,但有一次,当她挑着竹篮子在田里干活,转眼看到篮子中的儿女睁大眼望着她这个妈妈时,她终于下定决心:为了三个苦命的孩子终身不嫁,一定要将他们抚养成人。窘迫的生活让汪美红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养家糊口。

1994年10月,齐云山上的主体道观重建工程启动,大量的砖瓦、沙石、水泥和钢筋等建材需要挑运上山。岩脚村的年轻男子和极少数妇女加入了挑夫行列。“三个孩子都要吃饭,我若不干活,他们就要饿死!”于是,村里唯一的女高中生汪美红也扛起了扁担,换上了解放鞋,当上了挑山工。

通向齐云山的九里盘山道几乎都是台阶,许多地方非常陡峭,挑货上山谈何容易。“当时是5元钱一百斤挑运费,从山脚爬上山大概五六公里,一般男人也就挑100斤,女人挑80斤。我第一天就挑了180斤沙石,希望能够多赚4元钱。”汪美红讲述着,“开始并不觉得很重,但是越爬越累,那天下来,两眼发黑,好几次差点连人带担掉下山。”

当她拿到卖命换来的9元钱时,人已经虚脱。但第二天一早,她竟又忍着肩膀的剧痛,一步一步走在九里盘山道上。第一担沙石一过秤,203斤!

有了挑夫这一工作,汪美红家中拮据的生活开始好转,加上她省吃俭用,两年不到,就还清了丈夫遗留下的5千元盖房欠款。就这样,她开始了17年的女挑夫生涯。

17年山路累出一身病

昨天,记者来到汪美红家中时,她正在齐云山上挑货,于是记者赶到山中去寻找她。记者从山脚沿着一级级石阶上山,爬了一个多小时,累得腿发软。但山上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你们走了还不到三分之一的路呢!

下午4点多,记者在山口等到了挑着燃气罐下山的汪美红。密密的汗珠布在她脸上,这个女子并不健壮,但两只腿肚子练得结结实实。这天,她已挑了两个来回,跑了四趟。每走几百米,汪美红都要用拄棍撑着扁担休息一小会。“现在身体不行了,有肩周炎、风湿性关节炎,腿也受伤了,一歇下来就特别疼,而且一只耳朵常常耳呜,基本听不见。”17年高负荷劳作,透支着汪美红的健康。

一说到儿女,汪美红就开心。她告诉记者,三个孩子从小就懂事,“大儿子在家煮饭忙家务,双胞胎从10岁开始,一到双休日和寒暑假就帮着我一起挑东西上山,从来不喊一声苦。上高中的时候,学习任务非常重,他俩还是坚持要帮我挑担,想减少我的负担。”

汪美红每次挑完东西回家,孩子们都忙着帮她打水、按摩。“家里条件差,有一年夏天,邻居吃两瓜,女儿瞟了一眼,我知道她想吃。后来我和她上街时准备买一个西瓜,但她硬把我拉住了,硬说自己特别不喜欢吃西瓜。”汪美红说,其实当时孩子连西瓜什么味儿都不知道。

汪美红说,女儿和她睡一张床,常常搂着她的脚说:妈妈,你脚太粗糙了,以后我工作了,你再也不要当挑夫了,我们养您。“我此生能够有这三个懂事的孩子,我也知足了!”

17年过去了,如今大儿子已经20岁,双胞胎兄妹已经18岁。大儿子在休宁县残联的帮助下在杭州找了份按摩的工作,可以自食其力。而双胞胎儿子汪力胜和女儿汪力利都很争气,去年高考均达到了重点分数线,女儿汪力利还超出重点线40多分。

他们知道妈妈的秘密

考上大学的这个暑假,汪力胜和汪力利没有歇着,他俩来到了休宁县县城,在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进入一家大酒店打工。

汪美红带着记者来到这家酒店,当时,清秀的汪力利正在餐桌前给人倒水,腼腆的哥哥汪力胜正在帮客人搬行李。“我们每个人一天工钱是25元,一个暑假下来,也能攒一点钱。”哥哥汪力胜说道。在他们看来,洗碗碟、搬行李这样的工作已经非常“轻松”,而且工作餐很好吃,“有三素一荤,但吃饭时会想到妈妈,觉得妈妈生活特别苦。”

汪力利告诉记者,妈妈每天挑东西上山时,自己带一盒中饭,没有菜。“有一次天热的时候,我和妈妈一起挑东西上山,中饭她给我买了一袋方便面,她自己吃早上带来的饭,我发现饭都已经馊了。我一直没有说这个事,但是我想以后一定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汪力胜则告诉记者,他知道妈妈的“小秘密”,本来日子可以更好过些,但妈妈为了他们,宁愿受苦。“过去曾有媒体报道过妈妈的事迹,有一次一个上海老板特地到我家里,让我妈妈到上海当保姆,一个月给四五千元,但我妈妈说,到上海,我就不能照顾我孩子了,还说,我可不想孩子没有父母教育,长大了危害社会。所以她断然拒绝了。还有一次,一个河北老板打来电话,说准备拿十万元,叫妈妈跟他去大城市治腰腿劳损,并要娶她为妻。我当时听到妈妈说:‘抛弃孩子,天堂我也不去!’”

这些事,母亲和兄妹三人从没有交流过,却成就了他们动人的传奇。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