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访语境CEO赵龙飞看堵车背后的可怕大数据

发布时间:2020-02-20 00:31:27 阅读: 来源:鱼缸厂家

【猎云网上海】12月15日报道(文/乔泽芳)

1980年,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便在《第三次浪潮》一书中,将大数据热情地赞颂为“第三次浪潮的华彩乐章”。大约从2009年开始,“大数据”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流行词汇。

上海语镜汽车正是一家专注汽车领域大数据云计算领域的公司。一方面基于其藏身在后视镜中的“微密”数码传感器进行数据收集计算,将路况分发给广播电台,实现车辆互联和路况的实时播报。另一方面通过内置在各大网络电台App的SDK,做一家跟车主实时互动的语音电台,甚至电视台。

截止到11月底,覆盖330个城市,全国40万辆车装有“微密”硬件,每天有400G的信息在云端进行计算,这是语镜开放端口3个月的数据量。

而2011年语镜的创办,却是因为彼时的赵龙飞认为自己看到了人性中的bug。“就是充分利用了大家的自私。”创始人赵龙飞笑着说。

堵车是因为什么?在赵龙飞眼里,堵车被称为集体连续动态博弈最差解,是双输的状态。用语言来表述:“是因为我未能提前预见路线的冲突。”因为前方车辆降速以及横向路线产生变化冲突导致其他司机不得不减速。而要消化这个情况,就要将结果演化到个人最优解。

用凯文凯利《失控》中的蜂巢思维来解释,就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去控制整个群体。而分外推崇凯文凯利的赵龙飞做的,就是采集每个人的信息,以车轮为鼠标判断车辆位置,然后分发给车主周围4公里的路况信息。

“我们搜集的数据可以包括车辆样本数,单位长度里有多少样本车,车辆道路实测速度、方向、拐弯的情况。甚至包括刹车的情况,”赵龙飞说。在此之上,数据就能还原出一条道路的公里通行率,同时拟时判断车辆运动状态,5秒每次的更新让路况可以更新鲜。

这时,车轮的不断搜索就会让车主通过语镜的广播台得到不同的信息。当然,预测和决定车主是自己来做,而据此做出的对自己最有利选择的这一过程就是集体博弈,在路上的每一辆车之间建立了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社会关系。

赵龙飞认为:“当30%的车主接受我们的信息分发,堵车自然就会解除。而将个体串联起来,集体智慧变得有预见性,这就是充分利用大家自私的含义。”

后期的语镜也会开发以个人为中心的路况导航,选择任何一个目的地,就会加载这条路行驶所需要的信息。包括之前去过哪里,走哪条路线,甚至习惯性的路线。“这些东西都应该在你的地图上,这个地图我们叫road map。”赵龙飞说。

而说这番话的时候,在汽车大数据这条河里淌了五年的语镜汽车早已完成了金固股份和好望角引航基金的4000万元A轮融资。赵龙飞戏称:“我们也被业界称为打不死的小强,5年了还没死。还越来越好,必须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合纵还是连横2012年的时候,刚起步的语镜跟很多车联网产品公司一样,走的是保险的路,与人保(PICC)签订了排他协议,拟合作开发智能后视镜产品。但等着保险公司来帮忙拓展市场,似乎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一直在这条路上坚持了2年的赵龙飞说当时整个语镜几乎已经陷入泥潭。而达晨创投这时伸出几百万天使的橄榄枝,受益的不仅是资金流,更是整个发展思路的打开方式。

“反依赖是当时达晨给我们第一个建议,也是从那会我们才想,你不要抱别人大腿,你要成为大腿。”时过境迁,赵龙飞提起当时的场景说。所以,面向C端,用用户说话,当语镜有很多用户的时候,合作和保险公司都已经很好谈判了。

其实有人问过赵龙飞这个问题,你的硬件怎么样能够安到用户的车上。中国市场上有2.1亿辆车,车厂每年生产1800万的新车,其中联网的还不到一半。而且安装在车上的产品又必须经过14969认证,两年的不可压缩期限早已降低了更新速度。现在的赵龙飞给出的回答是:“我们要做安卓,开放开放再开放。”

语镜8月份的战略调整向合作伙伴完全开放了数据系统。将产品模块植入车厂、车机厂和车载智能硬件厂家的产品中,将他们的用户接入语镜平台。而“I/O(输入输出端口)协议”的合作,也让语境在三个月内获得了去年一年3倍的用户,拥有更多数据来源。目前在深圳已经签约了110家企业,现在58家上线,减少了语镜生产、采购、售后服务和销售等问题,合作伙伴也还在持续拓展中。

开放的心态其实Google已经发现20%的搜索都不是发生在搜索框里,购物、社交网站甚至麦克风都成为了用户获取信息的手段,敲击键盘然后等结果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而互联网的核心是通过披露将信息不对等变的对等,语镜的数据就成为所有应用的底部联合器,计算后进行分发。

但硬件通过信息传感得到的物理数据,只占语镜数据量的四分之一。除了过程数据、环境数据,最好玩的一点就是社会数据。根据行车路线进行社会活动的跟踪,再建立模型计算。社会标签就跟社会行为产生了联系。

如果说第一步做完硬件分发数据,语镜开放的第二步就是对接137家App,包括非常热门的蜻蜓FM、考拉FM,还有273二手车、汽车超人,甚至做养护的养车点点。第三步就是60家广播台,供警察使用。而第二点也恰好是语镜的盈利点。

赵龙飞认为,位置服务是信息非常重要的一个维度,除去时间、空间和设备,第四维度心理更为重要。“我们内置在调频中的微密听你,我们在听你说话,这种心理跟以前听电台主播的广告完全不同,4平方米的驾驶室也是车主的舞台。因为被人尊重、被人听见很重要。”

投递方式也是不同的。以前是一个人参与,广播员说然后大家一起听。但对语镜来说,可以做到对一万个人发一万条不同的信息,而且只跟一个人相关,这样对用户的意义就不一样,就会产生更具体的指导价值。语镜在做的道客FM会成为SDK藏身在蜻蜓FM这些软件里,以开放包的方式置入,不仅满足了车主更多的互动需求,针对小广告主的自助广告投放平台“生财有道”自然而然就因为内置SDK获得盈利。

广告主以他的店为中心影响周围的车辆,用户通过听广告来换取一首歌的服务。对店主是精准投放,对语镜来说也是最大的收入来源。“我们没有定位在车联网,我们是车联网的计算引擎,数据作为底部连通器,当上面越繁荣,下面就会受益越大。”用赵龙飞的话说:“开出各种各样的奇花异果也好,我们会收获更多的数据。”

未来“更远的未来一定是无人驾驶。除非是赛车手,没人想开车。开车的目的只是想尽快的从A到B,跨越地理空间。所以,当谁能帮用户跨的更快,用户就会选谁。那么无人驾驶一定是下一个突破点。”赵龙飞说。

但同时,无人驾驶面临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最关键的一个就是要求车辆必须能感知环境的危险,能进行自动避让。现在的无人汽车,如果以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来看,每秒钟会发生十几G的数据交换,这就意味着这件事不可能发生在网上。

所以,赵龙飞认为,未来的无人驾驶可能产生两种递交方式:一种是本地计算技术大幅度提升,从而感知环境的危险;第二种是远端的信息消费。“肯定会从互联网上来,因为本地不生产内容,本地只生产了环境和交互数据,”赵龙飞说,语镜在推进后面一种。“当你握着方向盘不再盯着前方的时候,就能更好的享受这个空间进行消费,而不是驾驶。越是推进无人驾驶,对信息消费的需求就越是高。这是我的判断。”

1.如转载,请在文章首部明显处注明原出处转自猎云网(www.lieyunwang.com)

2.不得修改文章及文章产品配图,不得删除文章中猎云网标识。

3.不得在违背文章本意情况下进行文章首图标题修改。

寻求报道点这里;找项目点这里;找投资人点这里!

AD:入驻猎云投融资对接平台,启动高效融资!我要创建项目!

海洋类试验机厂家

阀门流量特性试验机

净水器水泵性能综合测试台

空调行业检测类试验机

相关阅读